安东尼奥·奥巴亚洲首次个展:记忆是理解当下的方式

在北京X美术馆的最新展览中,巴西艺术家安东尼奥·奥巴呈现了带有寓言色彩的作品,展览包括布面油画、纸本绘画及装置在内的二十余件作品。

这是艺术家在亚洲的首次个展,也是这位拥有特殊历史记忆和身份认同的黑人艺术家,对过往记忆的一次回溯与重访。很多时候,历史之于当下像是一个寓言。个人家庭、历史档案、流行文化、神话传说……都被装在历史的盒子中,通过回溯过去,唤醒对历史记忆的重思。

在安东尼奥·奥巴的作品中,记忆不是一种怀旧,而是试图理解今天的一个重要方式。出生于巴西的安东尼奥是一名非裔艺术家,他的祖先是来自尼日利亚的黑奴,父母都是长期从事手工业的劳动者,深埋于骨子里的种族基因和对种族主义的反思在他的作品挥之不去。

安东尼奥·奥巴阅读大量的历史文献,影像和图片资料,通过自己的解读营造一种新的叙事。作品《泳客三号-偷窥者》中,画面中引用了美国著名民权运动领袖马丁·路德金的亲身经历,他当时入住酒店,却因为肤色被禁止使用游泳池,几个黑人青年跳入泳池作为反抗,酒店老板为了驱赶他们在泳池里泼洒盐酸。安东尼奥·奥巴在画面中添加了在宗教中象征着邪恶的鳄鱼形象,几名黑人青年游泳的姿态也与鳄鱼相似,他们半露着头,眼神直视前方,似乎在凝视观者,同时也蕴含着潜在的反击能量。

策展人饶魁桢还提及关于鳄鱼的另一个典故,19世纪时美国上流社会流行一种捕猎文化,他们用黑奴小孩作为诱饵捕猎短尾鳄,因此在当时的美国白人社会有一个强烈种族主义的称号“alligator babe”(短尾鳄的诱饵),画面后方的照片中的三个黑人小孩同样暗示了这一点。

安东尼奥·奥巴 《哨兵二号》 2020 布面油画 1500 x 1000 mm 作品致谢艺术家及圣保罗乔安娜·西鲁弗收藏

对于历史事件和故事的重访让安东尼奥·奥巴的作品带有深刻的历史感,而他的讲述并不隐晦,甚至带有批判性。

作品《哨兵二号》中,画面中黑人的形象直面观者,看起来彬彬有礼,穿衣打扮得体而讲究,安东尼奥·奥巴以历史上一张记录黑奴家庭的摄影照片为题材,照片中的人原本出生于黑奴家庭,经过努力和财富的积累成为自由人,但后来又转变为黑奴的地主,安东尼奥·奥巴在作品中传达了对根深蒂固的殖民思想和权利结构的批判。

身体是安东尼奥·奥巴重要的创作媒介,事实上他也通过表演和仪式等方式来创作,黑人男性身体成为带有身份组成的符号,有时也充满了精神性的隐喻。《桑科法的拆解》中,安东尼奥·奥巴将当代黑人文化中“桑科法”的含义拆解,“桑科法”(retry)往往以鸟作为图腾,在当代黑人文化中有“学习过去以建立当下的重要性”的含义。

画面中黑人男性的身边放置了两面镜子,反射出他的正面和背面,也象征着看到当下和过去。左边是飞出的珍珠鸡——非洲草原部落的鸟类,随黑奴贸易的传播成为广泛饲养的家禽。另一幅画中拆解的则是“圆环”,黑人身体向后翻转,穿过圆形的拱门,安东尼奥·奥巴以此提示这一图腾在日常生活中的广泛体现。

安东尼奥·奥巴 《阿尔沃拉达-乌鸫鸟的配乐》 2020 布面油画 2050 x 1780 mm

展厅中的另一幅作品透过展墙形成空间上的呼应,这件作品是《阿尔沃拉达-乌鸫鸟的配乐》,安东尼奥·奥巴创作的灵感来源于披头士的一首歌,歌曲讲述了美国的一批黑人小孩第一次入住白人学校,遭到当地政府和群众的强烈反对,美国政府动用了军队,这也是美国政府第一次动用中央政府的力量保障黑人权益。

这个历史性的事件被奥巴描绘成歌曲里唱的平凡的场景,黄昏下黑人小孩抱着一只鸡走在草地上,黑色的鸟在头顶上方起飞,男孩抬头喝着鸡蛋流下的蛋液,充满了对自由和原始生命力的向往。

黑人形象与历史和神话事件结合构成了作品的另一重解读方式,《安魂曲》中的十三个黑人小孩,他们看起来面目狰狞,穿着也很简陋,桌前放着朴素的藜麦面包,正中间的男生抱着一张没有脸的小女孩照片,与达芬奇在《最后的晚餐》中营造的神圣庄重感形成鲜明对比。也许画面的主角不是那是三个孩子,而是已经死去,等待魂灵被安放的那个女孩。

安东尼奥·奥巴还运用人与动物身体的结合,准确来说是以动物姿态爬行的身体,从另一角度看,爬行的动物又何尝不是被奴役者的影子。在对过去黑奴生活的村庄的调查中,安东尼奥·奥巴发现当地农村房屋外墙随时间流逝变得斑驳,过去不同颜色代表着不同黑人聚居的地方,随着历史推移,个人与集体都在线性的时间线中被隐没。

安东尼奥·奥巴试图回溯历史,在对殖民历史和奴隶制的追溯中,他发现与黑奴有关的物品,在作品中体现为胡桃提取物、金箔与水墨等,用来表现18世纪巴西奴隶制劳动下的工具:当时被派往米纳斯吉拉斯州的许多非洲奴役,具有当时巴西人所不具备的冶金、建筑和采矿等技术,而通过制造工艺创造出的工具,锯子、链条等又在折磨和侵犯着黑人的身体。

安东尼奥·奥巴 《其它贸易:捕鸟者形象》 2020 纸上胡桃提取物,金箔与金色中国水墨 320 x 240 mm

安东尼奥·奥巴《其它贸易:对鱼的渴望》 2020 纸上胡桃提取物,金箔与金色中国水墨 480 x 320 mm

值得注意的是,安东尼奥·奥巴描绘的黑人肖像大部分是面向前方,直视观者,似乎带有一种审视,他们被安放在虚构的寓言式场景中,作品中的黑人形象成为对抗殖民主义和奴隶制的化身,过去被压迫奴役的黑人形象在此具有了身份的自主性。

尽管如此,安东尼奥·奥巴的意图并不仅在试图修正历史,“我纠结于残酷的过去中,有时坚持将险恶的气氛带入当下,我试图展开历史的脉络,用画笔编织出的形态、笔触和色彩构图,提出对现实的修改,或将自己包围在近乎于仪式化的肖像之中。这是一段旅程,它不是在重溯痛苦,而是将痛苦转化和升华,以此作为更好地了解自己的方式。”

安东尼奥·奥巴用充满叙事性的画面讲述过去的历史,在一次次对历史的回溯中,他以旁观者的姿态发出疑问、质询和反思,这对于今天的我们同样具有意义,毕竟任何当下都将成为历史。

安东尼奥·奥巴的作品研究了巴西文化建构中所产生的影响和存在的矛盾,并由此引发对民族身份的抵抗和反思。奥巴将巴西文化中的象征符号作为种族和政治身份的影射,通过雕塑、绘画、装置和表演等媒介反思标志性的历史事件和宗教主题。

安东尼奥·奥巴的近期个展举办于Mendes Wood DM 画廊(布鲁塞尔,2021;圣保罗,2019;纽约,2018)。他的作品参加过诸多大型机构的群展、双年展,包括巴黎皮诺收藏博物馆(巴黎,2021);蒙彼利埃当代艺术博物馆(蒙彼利埃,2020);第三十六届巴西艺术全景展(圣保罗,2019);圣保罗艺术博物馆(圣保罗,2018);大竹富江艺术中心(圣保罗,2018);里约艺术博物馆(里约热内卢,2018);PIPA当代艺术奖(里约热内卢,2017)等。

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。